一个用来嗑cp和写心情的地方(勿关)

巧合

2016年7月24日

我和姜惟 任志远 宫晓峰一起去青岛旅游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旅游 并且是和朋友

前一晚在姜惟家睡觉  准备很多  也有点兴奋 大概旅游前都是这样的心情

出发这天早上醒的很早 也睡不着 尽管只睡了不长时间

姜惟的妈妈送我们去了汽车站 男生们还没有来

刚检查完包裹 还未进入候车大厅 姜惟打电话给宫晓峰问他们走到哪里  我随意地瞥向候车大厅  看见一个穿着美国队长标志T恤的男生 有点像阮航  但又不特别像  就没大在意 过了会又看候车大厅 看见一个女生穿的衣服很像宋钰和阮航那件黑色的情侣装  我就又转头看那个男生究竟是不是阮航 

他恰好也抬起头看我 这次我看的真真的

他不是阮航

是我爱的那个人

那个我以为今生只能在梦里再见到他的人

我慌忙转过头  心跳加速好几倍 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我幻想过无数次在街上和他偶遇 可是我没想到竟然是这么不可能的地方

太巧了

太巧了

两个男生过来之后我们走了过去 他和姜惟打了招呼 他也去青岛

第一趟车满了 我们等了下一趟  

他坐在对面  我始终没敢看他  

任志远也不过来找我玩 离我远远的

后来上了车  任志远和宫晓峰坐在我和姜惟前面 他和另外一个男生坐在他们两个左边 

一上车所有人都很困 都打算睡觉

我也试图睡一睡 但是我睡不着 所有人都在睡着 车里安静的很 我侧过头去看着他的脸 似乎能从他的余光里看见他也在看我 或许吧 

他在听歌 我也是 单曲循环薛之谦的你还要我怎样  不知道他是不是也在听薛之谦呢

我后来都会选择绕过那条街

又多希望在另一条街能遇见

思念在逞强不肯忘

怪我没能力遮挡你去的方向

若越爱越被动

越要落落大方

你还要我怎样 要怎样

你突然来的短信就够我悲伤

我没能力遗忘你不用提醒我

反正结局就这样

我还能怎样 能怎样

你千万不要在我婚礼的现场

我听完你爱的歌

就上了车

爱过你很值得


看着他的脸 听着这首歌 眼泪就流了出来 

我想 这三个小时的车程或许真的是我们的最后一面了

我一直看着他 一直看着

后来车里的人慢慢都醒了  我们四个讨论起了游戏 气氛愉悦

我就慢慢地不再注意他了


下车之后他们去了美食节 我们找车去了旅馆放东西 

青年旅舍

装修风格很好 温馨古朴有意境

我很喜欢

房间干净明亮 在窗户旁边可以看得到海 虽然浒苔覆盖使得脏乱不堪

我们刚进了旅馆 便有电话打到姜惟手机上

姜惟暗自念了一遍电话号码 然后自言自语  这是谁啊

我脱口而出 许源

她说 哦哦哎呀妈呀

有点骄傲 有点心酸

他打过来问要不要等我们一起去美食节 他们下午两三点就要回家了 

姜惟说我们不着急

他说 哦那好吧 


你是不是想见我呢 

有话对我说吗

如果我们去了 你会想挽留我吗

罢了 一切都没有如果 


我们洗了澡之后去了美食节

没啥好吃的样子不过见到了不少外国人

吃的都是些平日里在乳山也能吃到的

大概是因为我是个不愿意尝试新鲜事物的人吧

美食节旁边就是海水浴场 

我陪姜惟换了泳衣之后出去了 

姜惟和宫晓峰在浅水区玩 

我和狗剩在沙滩上散步

我紧紧抓着他手腕 怕来一个浪头站不住倒在水里

后来回到了沙滩边上坐着 

一个男生在沙滩上写名字 

宋忘鹤

一个很美的名字

大概是他爱的人

用相机拍了下来

写了好几遍拍了好几遍 

其中有一次一个女人没看到 踩了过来

他哎了一声 女人没听到

他转过头 可能看见我在看  无奈的冲我笑笑

真可爱


海水浴场之后我们去了星空馆

姜惟拍照拍的很开心 不过她的照片里总是只有她自己

或者和宫晓峰

在人多的时候我总是拘谨的很

更是不好意思拍照

她是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

恩我也是 

出了星空馆我们去吃了韩国料理

讲真没觉得多好吃

而且我和狗剩都没吃多少

吃完饭我们就打算回旅馆了 

到了街上

还是很热 这一天的高温让人烦躁

衣服湿透了好几遍

烦透了青岛的人山人海 车辆走两步就堵了

都找不到正方向的街道

弯弯曲曲的连站牌都找不到

但是大城市总归是大城市

街道上的各种小店也足够吸引眼球

文艺的店坐落在一条极具欧美风的街道上  

觉得极美

但我却无比想念家乡


坐出租回旅馆

狗剩伸手护着我的头

他很体贴  一直都是

有时候也会想

如果是他

该有多好


回到旅馆十点多了 

一楼人很多

看见好几个白人姑娘

他们在看电影

这种氛围真好

我想我以后旅行也要住青年旅舍

晚上和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陌生人聊天听他们讲旅行的经历

这一天很疲惫很累

洗完澡之后玩手机

忍不住又看了他的资料

个性签名变了


“一念起心生欢喜 一念起又嗤之以鼻”


我让狗剩帮我看看这条个签是他什么时候发的

他给我看了 是当天下午六点多

你知道我一直都在等你吗

你真的以为我这一辈子都不再回头是真心的吗

如果你回来找我

我又怎么会不回头呢

我就那么点出息 你怎么就不懂呢


之后便困了 沉沉的睡了


2016.7.25

一觉醒来已经八点半

大抵都太累了

姜惟也还没醒

空调吹的房间里有些冷

我起来看看窗外

海水涨潮了 蓝绿蓝绿的水波

今天没太阳 但外面还是很热


今天我们去教堂 去德国监狱 

德国监狱很有趣

说有趣可能不太好

但是我喜欢参观这样的地方


后来我们回家了

车上我和狗剩坐一起

姜惟和宫晓峰坐一起

我们都在睡


我的第一次旅行就这样结束了


今天 是7.27

我在记录这次旅行

也在想念你

我想 我们真的是很有缘

高考同考场  我们完全可以一起走

高考分数你比我高一分 我们完全可以报同一所大学

可是我们可以做的事 我们都没有做

这次旅行我们去了同一个地方 三个多小时我们完全可以挽回彼此 

可是我们都没有

因为我们都不相信彼此

我不信你有那么爱我  你不信我们可能一起走下去

你曾说 你幻想过我们的未来  很难但是很好

你牵着我 我牵着狗 一起散步

我又何尝没有想过

可是如你所说 很难

难的不是有没有缘会不会有人阻止

而是我们自己 

从来没有人去努力走下去

因为不信

不信任自己

不信任对方

我们都是太自我的人

太像了

我们都不愿意付出

都希望对方比自己更爱付出更多

可是我感觉不到你

我不想付出了

许源 

如果我们不再有以后了

我真希望这样的巧合不要再发生

那只会提醒我们有缘无分

比起我们从此再无关系更让人难过


评论

© 争济楚 | Powered by LOFTER